登录 | 注册  
 
 
 
企业概况 图书商城 电子书商城 自助出版 联系我们
 

 帖子排序:
2016-12-2 13:57:00
admin
相思红豆创始人





角  色:管理员
发 帖 数:158
注册时间:2012-6-12
王尔德|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

想把这些诗歌读给你听,如果有机会。

从春天到冬季
(为音乐而作)

  春天微笑着迎来枝叶透出嫩绿,
  哦,歌鸫鸟儿欢快地唱着歌!
  我瞅见,在交错的光泽之间,
  我的爱,我的目光从未遇见,
  哦,长着金色的羽翼那快乐的鸽子。

  在盛开的鲜花儿红色和白色之间,
  啊,歌鸫鸟儿欢快地唱着歌!
  我的爱第一次进入我的眼帘,
  啊,极致的快乐,完美的景色,
  啊,长着金色的羽翼那快乐的鸽子。

  黄澄澄的苹果闪烁着火般的热情,
  啊,歌鸫鸟儿欢快地唱着歌!
  我的爱太秀丽,超越了歌声和竖琴,
  那盛开的渴望和爱情的玫瑰,
  啊,长着金色的羽翼那快乐的鸽子。

  但是现在万木因霜雪而变得灰暗,
  唉,歌鸫鸟儿悲伤地唱着歌!
  我的爱离去了:啊!就在那一天,
  我伏在她无声的脚下,看见
  一只鸽子,她的羽翼已折断!
  唉,我的爱!唉,我的爱!你被残害——
  可爱的鸽子,可爱的鸽子再次回来!
 

潘 狄 娅
(节选)

    不,让我们从一个火焰走向另一个,
    从激情昂扬的痛苦走向致死的欢乐,
    我还太年轻,不能没有激情地活着,
    你也太年轻,不能浪费夏天的良宵,
    白白地问着那些无聊的古老问题,
    预言家和占卜者从来也没有回答了。

    因为,亲爱的,感受胜过知识百倍,
    智慧不过是没有子嗣的传统遗产,
    激情的一次跳动,青年的一次火花,
    比智者和圣人窖藏的格言还值钱:
    不要用那死的哲学骚扰你的灵魂,
    我们要用心来爱、唇来亲、眼来看!
 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  提及王尔德,有人说他是声名狼藉的死胖子,有人说他毒舌嘲讽世界。但无论前面的是何修饰,最终尘埃落定的,都是他的才华多么倾倒众生!
  有人说毒舌分两种,有些人毒舌是因为自己不爽,还有些人毒舌是为了让自己爽。张爱玲是第一种人,而王尔德就是第二种人。
  他嘲讽一切。他的敌人,平庸的人,他的朋友:“我不想去天堂,我的朋友都不在那里。” (I don't want to go to heaven. None of my friends are there。)
  许多王尔德名言属于三观不正,比如“我挑选朋友的标准是他们的美貌。”“我年轻时还以为金钱最重要,如今年纪大了,发现那句话一点不假。”如此赤裸裸追求金钱美貌的宣言,却受到世人的极尽追捧!因为如今段子手们还在玩的梗,他100多年前就用过了。
  然而,谈及王尔德,最美不过他赋予诗歌的语言魔力!


 
  
玫瑰与芸香:王尔德诗选
王尔德 著
袁宪军 译

  “望夏日长空,即为诗,虽然不在书页里。真正的诗,逃逸。”(艾米莉•狄金森)
  诗,跟语言一样古老,甚至更为古老。诗,是无声胜有声,是木叶无语纷纷落。诗,是两个默契的人说话,说着说着,进入沉默。“人,诗意地栖居”。诗是凡躯出生入死的本相,因而不妨说,每个人都是诗人,都默契于诗,虽然你常常忘了,因而也被遗忘。
  像暗夜中的北极光闪现,照亮虚空中的虚空,让无声者发声是诗人的天职。诗人体悟沉默,更痴迷于语言,他/ 她的心灵更为敏感,每当情动于衷,不能自已,遂在语词的密林里耕耘,让语言从其根部发出颤音,让天地人神共鸣。
  好诗是有强度有张力的语言,一首好诗有时恰如一个有力的扣球,它不想打败读者,它希望读者把球接住。因而,诗之美不必优美,不唯抒情,更远离滥情。对于一首好诗,读者理应有更高的期许,远非轻松的消遣和抚慰,更不是可有可无的装点。好诗磨砺读者的感性,带你走入陌生和惊喜。

标签:玫瑰,芸香,王尔德诗选

©2012北方文艺出版社 咨询电话:0451-85951914 0451-85951927 使用帮助 黑ICP备10202822号 
 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182号 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987号 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:B2-2012154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