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| 注册  
 
 
 
企业概况 图书商城 电子书商城 自助出版 联系我们
 

 帖子排序:
2015-8-7 16:16:01
林萍





角  色:读者
发 帖 数:17
注册时间:2013-10-11
相爱的误会——那年代,那深爱的人们

引子•殉情
秋雨淅淅历历 下个不停,瑟瑟秋风刮落了树上最后一片叶子,它飘然而落,没有一声慨叹,没有一丝哀怨,随风而去,去何方?无人寻问 ,只觉得阵阵凄凉,怀揣冰霜。
在霏霏雨丝 里,在小城的黄昏,在这个屋顶下,他们拥抱得紧紧的,当人们发现他们的尸体时候 ,已经无法把他们分开了。
她的双手紧搂着他的颈项,一绺头发垂在乡 着荷花的粉红色枕边,半遮着她那灰白, 俊俏的面颊,睫毛轻轻盖住那双妩媚动人的眸子,唇角带着一丝纯真的、朴实的、自信的微笑。
而他,虽然双手紧搂着她纤细的腰肢,头紧依着她的面颊,但是,他的眼睛微闭,双眉紧蹙,一副痛苦不堪的神情。虽然他是在生与死之间拼命地抗争过,可是无济于事,死神终于选取择了他 。
那么读者不禁要问:
“他们是夫妻?”
“他们是恋人?”
然而,回答你们的是:
“是,亦不是!”
这对青年男女的死,轰动了这座小城,震撼着人们的心扉。人们在惊恐万状之后,为死者留下一声叹息,一腔遗憾……
世间有多少卿卿我我,有多少离愁别恨,血泪悲歌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错爱
梦月站在院中的苹果树下,心沉沉的,好一阵落寞、孤独和凄凉。
泪,不知不觉地从梦月的眼角滚滚落下来,扑扑地掉在地上,一滴泪水饱含着一缕痛苦的思念。
她,失去了父亲,永远地失去了……
这一切仿佛是梦,是场惊人的梦,如果是梦,总有醒来的时候,可它却像重石一样压在心头,压得心脏在流血。
“爸爸,你真的走了吗?你要是活着该有多好,你真的不管女儿的事了吗?…… ”
她悲痛地哭泣着。
“爸爸,我的好爸爸,你不该走呀 !你走了谁还给我拿主意呀!可是妈妈她……”梦月喃喃地说着,那双虔诚地 眸子盯着大树,仿佛爸爸就站在大树下,依依不舍地望着她,望着她,望得她,心胆痛裂,五脏俱焚。
不知过了多久,不知什么时候,姐姐梦云已站在她身旁。
这姐妹都长得很俊俏,母亲秀英时常望着他们,嘴角挂着一丝骄傲,但又越来越少言寡言,喜欢一个人在一旁想心事。
就是在这天晚上,吃过晚饭,梦月便回屋里看司汤达的《红与黑》。刚翻了两页,她妈秀英就推门走进来,说:“梦月,放下书,妈跟你谈点儿正事。”
“好哇,妈妈,你只管说是了,我洗耳恭听。”她抬起头来,手仍然捧着那本书。
母亲秀英走到床边坐下,一只手握着梦月的柔软小手,笑吟吟地望着她,那笑容充满了慈爱。梦月感到很奇怪,今天妈妈是怎么了?为什么这么看我?梦月心里想着,便轻轻地皱了下眉头。母亲秀英亲切地说:
“孩子,你不小了,长成大姑娘了,她该想想自个儿事情了 ,整天没日没夜地看那些小说,啥时是个头! ”
“我喜欢读嘛!”她撒娇地说。
“那你有没有喜欢绍杰呀?”母亲见缝插针,乘机把要说的话表达出来。然后,微笑着,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脸。
秀英望着女儿惊讶的面孔,把另一支 手也压在握着的那只手上,又说:“绍杰是我看着长大的,那孩子人品好,你唐伯父伯母又是咱们家的邻居,老两口忠厚老实。你们从小青梅竹马,感情融洽,我看这门亲事还是订下来的好。”
听了母亲这番话,梦月不解地望着母亲,片刻,她抽回手,带气地反问:
“绍杰何时说过要娶我?”
秀英目不转睛地看着梦月稚气的脸,直看得梦月脸红红的,象 天边灿烂的彩霞,于是她低下头,摆弄着手指尖,羞涩地又说:
“我不想结婚,姐姐比我大,绍杰对她也很好,让姐姐嫁给他吧。”
秀英, 重新握着梦月的手,握得紧紧的,然后,又轻轻地放下说:“绍杰这孩子样样都好,对你姐姐也很好,只是……我看得出来,他偏爱你。”又说:“妈妈是过来人,看得最清,他对你有意。”
“谁要他有意,也不能看单纯一方。”她努着嘴嘟哝着。
梦月的话并没有使母亲生气,她仍然平静地说:“每次绍杰来咱们家的时候,第一个关心的就是你,问你在不在家,然后,才是别人。”
梦月站起身来,手里仍然拿着那本书,走到门口,回过头冲母亲坚定地说:
“让他去关心姐姐吧,我还小,不想结婚。”她故意地把“不想结婚”四个字说得很重很重,每个字都是从舌尖迸射出来的,边说边走出房去。
院子里那棵老榆树迎着风婆娑。月亮把整个院子照得朦胧胧的。没有一丝风,没有一片云,只有空落落的沉寂。梦月立在院子中央,想刚才她母亲说过的话。自问:
“我爱绍杰吗?我爱他吗?”
她反复地在心里问着自己,真是无法说清,也许爱,也许不爱。最后,她无力地摇了摇头,这时,房门“吱”一声开了。走出来的是母亲秀英,她一只手按着梦月的肩头,另一只手拂去挡在梦月眼前的头发,轻声地说:
“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绍杰喜欢你……”
“我不稀罕!”梦月一耸肩,挣脱母亲的手,头也不回地奔回自己的房间。秀英叹着气无可奈何。门“哐啷”的一声,关上了,梦月一头扎在床上,瞅着天花板发愣。愣了一会儿,又一个方块一个方块地数着,从这头数到那头,又从那头数到这头,共二十四块。用心地一遍遍地数着,尽量地把忧烦排除掉。
©2012北方文艺出版社 咨询电话:0451-85951914 0451-85951927 使用帮助 黑ICP备10202822号 
 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182号 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987号 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:B2-20121541